2017香港挂牌

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by晨露嫣然小说-莫泽睿乔

更新时间:2019-09-10

  星期六,澳步阅读网倾力推荐小说《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它的作者是晨露嫣然,主角为莫泽睿乔莫伊,不要问我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为什么这么好看,小说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就是这么好看,去看你就知道,《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会让你欲罢不能。

  游戏里越打越热闹,乔莫伊等级低,又心里不舒服,趁乱打了一会儿,便想退出游戏。

  “嘀嘀——”有人私语她。她顺手打开了白色信鸽,是另外一个帮会的男孩子,等级也非常高,平常最喜欢和海龙王打架,争夺武林PK赛的第一名。乔莫伊进到游戏之后,这男孩子也曾当着海龙王的面调戏她几句,无

  “小乔,干吗一晚上都站在一边,无精打采的?是不是海龙王不来了你不高兴啊?别这样啊,你做我老婆吧。”

  “喂,难道你要和他一起出国去?国外有什么好啊!你们这些崇洋媚外的人啊。”

  那人追问道,乔莫伊心中一动,这个人难道和海龙王认识?她沉下心思,回了一句话过去:

  “我们是老同事了,都是游戏开发公司的啊,要不然哪里来这么好的装备,他没告诉你?这小子真是忘恩负义,就说了句要出国,电话也不接了,白当了这么多年朋友。”

  “就是前几天,他上来了一下又走了,说是和我们告别,你不是和他一起出国吗?”

  “不会吧,他借了你多少钱?我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啊,而且他也不缺钱花,听说他妈妈很有钱的,每个月要给他好几万零花钱,哎,这年头啊,干得好,不如生得好嘞。”于连彬的妈妈不是普通的职工吗?乔莫伊想到了赵志调查来的情况,那么,是叶梓婳给他钱用?也不对,为了控制叶梓婳,李承民对她经济上控制得很紧,钱都交到保姆手里,她想要什么,穿什么都是买

  她又调出了于连彬的档案仔细看了起来,其实上回的调查很粗,只是调取了他家庭和工作的情况而已。

  乔莫伊又问了那个人一些事情,可是那个人和于连彬也只是普通同事,对他家里的事了解并不多,也问不出再多有价值的东西来了。

  “小乔,做我老婆吧。”那个人不死心,又打了一句话过来,他们在语音聊天频道聊过,乔莫伊的声音很好听,游戏里的女孩子本来就少,还顶着“小乔”的大名,看样子他是真想在游戏里找小乔当老婆,他自己当“周瑜”了。乔莫

  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于连彬和叶梓婳身上,一定还有深藏的秘密。他们找上自己和莫泽睿,也一定不是因为看中莫泽睿有能力帮他们!

  莫泽睿和刘畅还在整理叶梓婳交给他们的证据,这些证据一定要送到省纪委去,而且不能他们自己出面,只能匿名送过去。

  刘畅把拷贝好的U盘收好,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小声说道。莫泽睿也没出声,白天叶梓婳过来就是为了给他这个,事情顺畅得也让他有些许不安,可是仔细看过了U盘里的东西,又很真实,不像是捏造出来的。哪个公司,哪个人给李承民送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好处

  ,哪些人经办,哪些人是李承民的心腹,全都一清二楚。叶梓婳虽然是李承民的情人不错,可是她一直被藏在江西,每个月会被李承民悄悄接到第三处约会一次,她不可能得到这么详细的东西,她身后一定有个人,可是这个人为什么要帮叶梓婳?难道是于连彬

  通过黑客技术得到的这些东西,叶梓婳正是因为于连彬有这样的手段,她才假意和于连彬恋爱?

  莫泽睿轻揉着太阳穴,李承民倒台对莫氏来说是件大好事,他一向和老爸不合,又因为女儿嘉美的事和莫氏翻了脸,这半年来一直指使别人处处为难他,C城换了别人当书记,对莫氏是大有好处。

  他起身,沉声吩咐着刘畅,刘畅答应下来,转身去办此事,此时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多钟。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白天吼她,也只是做给叶梓婳看,他看得出叶梓婳接近他还另有目的,只是这个目的他实在猜不出来。

  整个C城,都知道他可以为了乔莫伊去死,叶梓婳若为男女之情而接近他,他不信!夜太深,他不准备回去了,一个人会吵醒全家人,他准备在办公室里窝一夜拉倒。凌晨三点多钟的红尘世界处于一种极度的静寂中,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叫困倦的东西,他合衣倒在沙发上,脑子里乱乱的,

  朦胧中,一个人在用力摇着他的肩膀,他费力地睁开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大亮,面前站着满脸蜘蛛丝的乔莫伊。

  要出国去了?乔莫伊立刻想到了昨晚知道的事,她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小声说道:

  “你放心好了,我悄悄去,反正你昨天吵过了我,你就说我出散心去了,我一定要赶在李太太出国之前弄明白一件事。”

  莫泽睿盯着她脸上的蜘蛛网,心里恼火极了,和楚倩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好事?楚倩的为人他再了解不过,大胆开放,千万别把乔莫伊也带到那条路上去了。

  乔莫伊其实也挺恨楚倩的,居然挠了个她满脸开花,可谁让人家手底下人多呢?个个能打会砍的,干这种事,还是要个能保护自己的人才好。

  “反正警告你的话我已经说在了前面,有什么事我会派人去调查,你老实一点呆着。”

  莫泽睿不耐烦地说着,开始轰她回家,乔莫伊瞪了他一会儿,转身往外走去,她自己找楚倩去!

  乔莫伊嘻嘻笑起来,不让她去查个明白,她会睡不着觉的。kj02本港台现场报码,莫泽睿摇摇头,难道他命中注定要陪着这个好奇宝宝过担惊受怕的日子?

  李承民的效率还挺快,很早就把项目招标的相关事谊让崔处长过来告诉了莫泽睿,让他提前做准备。

  这是明显地拉拢,或许李承民以为李太太在晕倒之前告诉过他什么?莫泽睿合上了招标文件,眸色有些沉。

  “做还是不做?”几个助理都看着他,做,这个项目到手就是钱,正是莫氏现在所急需的,可也是违规的,一旦出事,身为法人的莫泽睿脱不了干系,别忘了现在有两个莫氏的人还在牢里蹲着,莫氏再不能出这样的事。如

  果不做,将是正式和李承民翻脸,在他倒台之前,他会以各种手段来为难莫氏,让正处于关键时期的莫氏雪上加霜。

  “睿少,不能做!”几个助理有些急了,他们都是大学毕业就进了莫氏,一直跟在莫泽睿身边,虽然莫氏现在情况不稳定,在走下坡路,可是他们相信莫泽睿,一直没有选择离开。可是,莫泽睿今天这个决断可能会把莫氏推

  莫泽睿把文件递给了刘畅,压低了声音又吩咐了几句,几个助理互相看了看,都怔在了那里。

  莫泽睿勾了勾唇角,身体往后靠去,皮椅转向了窗口,窗外阳光太盛,没理由驱不散阴霾。

  “我记得。”莫泽睿挥了挥手,今天早上李嘉美打来电话约他吃饭,说有事要谈,这倒让他很意外。自莫飞扬悔婚之后,李嘉美顶不住别人嘲笑的压力去了美国,李太太昏迷之后,她才从国外赶了回来照顾自己的妈妈

  。距离约定时间还早,他拿出手机看了起来,乔莫伊去了两天了,两天也就只给他打两个电话过来,他打过去的时候,要么关机,要么不接,可恶!还有,她说走就走,连她去查什么都没告诉他,现在他心

  远远就看到了李嘉美坐在靠窗的角落里,头发剪得很短,未施半点脂粉,正怔怔地看着窗外。其实自始至终她是最无辜的那个,莫氏两兄弟都让她下不了台,尤其是和莫飞扬订婚那晚,居然上演了一出活春宫给所有的宾客看,之后她又试图和莫飞扬修复关系,可惜莫飞扬最终还是拒绝了她,以至

  李嘉美把一只小盒推过来,里面有当初的那枚订婚戒指,还有莫飞扬买给她的一些小玩艺儿。

  李嘉美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莫泽睿突然有了种不好的感觉,他拧了下眉,没回答。

  莫泽睿没有挽留,这气氛怪怪的,和她对面坐着,他想他也没心思吃饭。叫了一份单人餐,看上去挺精美的食物,可是吃到嘴里,却总觉得没家里那小黄脸婆做得可口。

  乔莫伊似乎一点也不想他,也不等他说话就挂断了,他有些纠结地盯着手机屏幕,原来她离自己这么远,可一点都不想他,也不必依靠他呢!

  “睿少,标书已经送过去了,李书记也已经知道了,明天才会当众开启,他约你今天晚一聚。”

  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担忧,停了一下又说道:“要不要我帮你推掉?我就说你身体不舒服吧,我觉得这时候还是不要和他接触的好,我们送到纪委去的那些东西,可能已经引起了重视,说不定现在正在开会讨论他的事,说不定明天就会来人调查,说不

  “罗嗦。”莫泽睿打断了他的话,李承民想什么他猜得出大半,控制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大家同坐一条船,谁也离不开谁,李承民若不是坐不住了,又怎么可能会来拉拢他?那些东西到底能不能起到作用,他更不

  能保证,只能小心地应付现在面对的一切,莫氏承载着他的梦想,他不愿意让这个梦想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创伤。

  李承民的私人宴请安排在一个高档会所,参与的人只有李承民,崔处长和莫泽睿三个人。喝的是白酒,茅台。

  数杯下肚之后一瓶酒见了底,酒意作怪,几个人都有些兴奋起来,时事政治、金融财经、甚至女人都成了他们的谈资。

  “其实人生在世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尤其是我们男人,追求的又是什么?权力?金钱?错了,我们拿着这些东西,无非也是去讨女人欢心,所以这个世界上的胜利者还是女人。”

  崔处长又向他举起杯来,莫泽睿已经些微有了些醉意,想推搪不喝时,崔处长便回了手,笑着说道:“睿少这是不给面子了?今后大家都是自家人,是好朋友,这杯酒是一定要喝的。”

  莫泽睿扬了扬眉,和他碰了杯,这样拼酒还是头一次,看样子他们两个是成心把他灌醉。他一口酒倒进了喉咙里,便把杯子一丢,摇摇头说道:

  “喝不了了,我上个洗手间。”他起身,踉跄着往洗手间走。李承民和崔处长对望了一眼,脸色沉了下来,若换成以前,他是不会想和莫泽睿坐上同一艘船的,可是楚河鹰告诉他,这小子已经找到了他,想打听他的事,既然一时半会不

  能打垮莫泽睿,就只能先安抚着,让他为自己所用。只是到今天为止,叶梓婳还是没能成功地接近他,没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崔处长送他出门,脸上露出一个阴阴的笑容来,接着便敲开了隔壁房间的门,叶梓婳从里面走了出来。

  崔处长拉住了叶梓婳,小声交待着她。他是李承民的心腹,李承民作梦也不会想到,他每次让崔处长接叶梓婳的时候,崔处长早对叶梓婳动了心思。

  崔处长又补了一句,叶梓婳脸上便露出了厌恶之色,不过她背对着崔处长,他看不到罢了。

  “他还是不放心你。”叶梓婳也在他身坐了下来,顺手端起了桌上的茶壶给他倒了杯茶,递到他的唇边。莫泽睿接过了杯子,揉了揉太阳穴,陪人喝酒这件事确实有些痛苦,尤其是还得假装兴奋地和令人厌恶的人同坐一桌,说

  叶梓婳说着,居然突然抱住了他的肩,身体也贴了上来,不由分说地就用唇堵住了他的嘴。

  莫泽睿连忙想推开她,可是她却抱得愈紧了,紧紧地咬着他的唇不放,他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终于用力甩脱了她,叶梓婳也不再扑过来,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他大步离开。

  崔处长从另一间房间走了出来,莫泽睿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崔处长阴阴一笑,快步走进了先前的房间,叶梓婳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他。

  崔处长的笑容僵到了脸上,讪讪地左右看了看,退了出去。叶梓婳轻舒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来,拔了号码过去,小声说道:

  冲出机场,乔莫伊冲着莫泽睿连连挥着手,莫泽睿大步过去,一把拉住了她。这丫头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都不提前通知他。

  “如果我没有猜错,李太太一定没有真的昏迷,她只是很聪明地把自己置身事外,一旦出了国,李承民的那些钱就全归了她。”

  乔莫伊快速说着,莫泽睿的脸色严竣下来,李太太是多个教授会诊得出的结论,她是后脑遭受重击而导致的昏迷,她天天深睡着,这也能装?

  紧接着,乔莫伊又说出了一个让他惊讶的事实。“他们是政治联姻,结婚之前李太太也曾经做过斗争,不想结成这没有感情的婚姻,可是李承民当时一心想攀上李太太家族,所以用尽办法凑成了这桩婚事。李太太婚后曾经有一年出去进修过,所谓进修,

  就是悄悄和初恋相处,并且生下了这个儿子,这儿子一直在他亲生父亲那里,直到五年之后,两个人知道彼此不可能在一起时,于连彬的父亲才另娶她人,李太太也回归了家庭,全心辅佐李承民往上爬。”

  “李承民不知道太太在外面生了个儿子?”莫泽睿大为惊讶,乔莫伊冷冷一笑,她敢保证李承民这一生绝对不止有过叶梓婳一个情人,这种没有感情的婚姻,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夫妻各玩的,况且李承民当时一心在往上走,根本没放半点心思在太

  太身上,她回不回来,在哪里,他都不关心,他也相信太太出身书香门弟,就算是为了家里的颜面也不会做出出格的事。

  刘畅开着车,听到这里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于连彬那不是喜欢上了妈妈的老公的小情人?

  乔莫伊拧开了矿泉水瓶,认真地说道。“老公在外面养了人,当老婆的多多少少会知道,而且崔处长那个人一向狡滑,也曾故意在李太太面前露过口风,以讨李太太的欢心,让她在李承民面前多美言几句,他两边讨好,所以以他不强的办事能力,才用极短的时间从一个小小办事员爬到了今天的位置。李太太两年前就开始策划离开李承民,可她也不甘心就这样被李承民耽误了一辈子,她想报复他。我想,所有李承民的犯罪证据,都是她以于连彬

  的名义交给叶梓婳的,于连彬是个黑客我们都知道,所以不会往她身上联想。她这个时候病倒了,带着女儿去国外治病,名正言顺!”

  莫泽睿深吸了一口气,他真的从来没想过李太太有问题,一向和她打交道的时候,她都是一副清傲的样子,不愿意和身边的官太太们为伍,从来都是摆出一心相夫教子的模样。“应该也是她用了某种手段,让李承民相信你在和他作对,让李承民的心思完全被我们给牵制住,不会怀疑太太出了问题,于连彬此时应该正在某个地方等着和李太太会合,他们一家人出国团聚了,李承民

  却要去蹲大牢。”乔莫伊摇摇头,李承民坐牢是活该,是他咎由自取,不过李太太心思缜密如此,确实让她意外,若不是于连彬在游戏里露了口风,那个男孩子又一心想做游戏里的“周瑜”来泡她,她想,世界上没有第二个

  说话间,车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乔莫伊一路兴奋,手腕上又提前贴了姜片,居然也没有晕车。

  乔莫伊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一只厚厚的信封来,看病人不意思意思怎么会让人相信呢?保姆这才推开了门,让他们进去。

  李太太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仪器正嘀嘀地响着,她脸色苍白,脸颊消瘦,明明是昏迷的状态。

  乔莫伊在床边坐了下来,小声说道:“其实李承民确实不是个好男人,他霸占叶梓婳这么多年,当官也没为民做什么事,对家也不负责,不是个好丈夫,好爸爸,报复他无可厚非,只是,不要把我们夫妻两个牵扯进来啊,搞得我们担心了这么

  床上的人依然没有反应,乔莫伊想了想,又说道:“你想走,大可以光明正大,除非你也参与了他贪污受贿的事情,所以你想推得一干二净,那些钱也是你安排你的宝贝儿子于连彬带走的吧?现在存到了哪国的银行?可是,你不觉得叶梓婳很可怜吗?她挣

  扎了这么久,不过是想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你们就这样一走了之,可是她若知道于连彬一直在骗她,于连彬和你是这样的关系,她怎么活得下去?”

  李太太缓缓睁开了眼睛,侧过脸看向她,双眼里涌出震惊的颜色,她一直在装,可是越听越不安,乔莫伊怎么会查出她和彬彬的关系?她隐瞒得很好啊!

  乔莫伊微微一笑,以为她这小侦探是吃素的?她只是最近比较懒,又只顾着恋爱,没工夫去多想事情罢了。

  “男人这种生物呢,总是自以为是,尤其是成功的男人,往往喜欢以为自己是天地的中心,觉得女人都会围着他打转——”

  她看了一眼莫泽睿,后者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这是在嘲笑他?“其实李承民只要稍微在意一下你,就会发现你有很多他不知道的秘密,比如你在外面还有个儿子,出于愧疚和思念,你每个月都会给他钱用,想给他世界上最好的一切。当然,凭你的正常收入,不可能每

  个月有这么多钱给他用,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跟着李承民一起,收受贿赂,接受好处。”

  李太太冷冷一笑,盯着乔莫伊问道。“没有证据,李承民活该倒霉,他只能一个人承担起所有的一切,你是好妈妈,好妻子,国家的好公仆,他不是!他有情人,他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好处,所有的事都是他一个人做的,我想,你开始走出这一

  步的时候就想得很清楚了,不让自己的手沾上半毛钱,都是以他的名义进行的,对不对?”

  乔莫伊说着,李太太便笑着点了点头,这丫头并不是她想像中的胸大无脑,女儿输给她也情有可缘。

  “你找上我们,一是因为你因为嘉美的事讨厌我们莫家,二是因为你需要为你牵制住李承民的人,你一旦出国治病,你就不会回来了,李承民是生是死也与你无关,你们一家人合家团圆。”

  不料,李太太却这样说道:“当初我并不知道李承民还干出了这样禽兽不如的事,可是我又不能让嘉美知道,她一向性格软弱,没有主见,我必须等她长大,等她有了自己的家,有了可以保护她一辈子的人才能向李承民施展报复,所以我只能装成不愿意理会叶梓婳的样子,现在机会来了,嘉美已经办了美国的绿卡,钱我也逐渐转到了国外,李承民唯一做错的事就是相信我会好好保管他的钱,我会带着儿子女儿去国外生活,我也会给

  叶梓婳一笔钱,让她重新生活。”“不,你其实是恨叶梓婳的,你否认不了一件事,李承民从来没有真心喜欢过你,可是他真心喜欢叶梓婳,所以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把她藏在身边,几年下来,他雷打不动地定期去和她约会,你也是女人,

  你也会嫉妒,即使你不喜欢这个男人。所以你向儿子隐瞒了叶梓婳曾经主动向你请求帮助的事,只把叶梓婳说成勾引你老公的小狐狸精,让你儿子为你出气对不对?”

  乔莫伊盯着她的眼睛,逼问着她,可她只是不可置否地冷冷一笑,沉默了几秒,她便低声说道:

  “你们走出这扇门,我就会继续昏迷,下个礼拜我就能出国,如果你们愿意合作,就请不要再干涉此事,反正你们想扳倒李承民,我需要你们为我拖住他,我们都能得到好处。”

  “李太太,你也曾经年轻过,你也曾经为了爱情不顾一切过,你怎么会不懂得陷入爱情的人的心呢?让我猜猜,现在你儿子应该和叶梓婳已经准备离开了。”

  莫泽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小纸条,这是昨晚叶梓婳强吻他的时候塞给他的,他知道当时那个房间里肯定有摄像头,所以叶梓婳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向他道别。

  “莫先生,莫太太,非常感谢你们,你们是好人。”“其实你想报复的人,除了李承民,还有我和乔莫伊对不对?毕竟我们让您的女儿伤了心,成了C城人的笑柄,不得不独自远走他乡,你最心痛的还是这个女儿。如果叶梓婳昨天按着你的吩咐,真的对我用

  了药,拍下了那些照片,我和乔莫伊无论多相爱,二人之间一定会产生一层说不出来的隔膜,你的目的就是这样,让我们引以为傲的爱情蒙尘。”

  李太太瞪大了眼睛,呼吸急促起来。“她没做,她委身于李承民是被迫无奈,现在她爱上了于连彬,又怎么可能再让身体背叛?在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可能都无法接受他们二人相爱,所以他们决定悄悄离开,去一个不会有人嘲笑他们的地

  李太太急了,从枕头底下翻出一叠照片来,这是连夜送到她这里来的,照片里莫泽睿和叶梓婳相拥翻滚,照得很清晰。

  他拧起眉来,他确实没做这样的事,这些照片一定是于连彬PS出来的!这上面的人——说不定就是于连彬自己和叶梓婳。

  乔莫伊瞪着他怒气冲冲地问道,照片上拍得明明白白,你看他那色欲熏心的表情!

  莫泽睿喝住了她,李太太却已经安静了下来,是她糊涂了,照片上的年轻男人,背上明明有颗红痣,这是于连彬!儿子在告诉她,他要和叶梓婳在一起!

  李太太把照片丢开,呵呵笑了起来。折腾了好几年,居然把儿子也输给了小妖精!

  “李太太,想开点吧,你都报复了李承民,也把他的钱全弄走了,公安局也拿你没办法,你去美国陪女儿也好。”

  乔莫伊摇了摇头,拉着莫泽睿往外走,身后,李太太的笑声一直在持续,这是绝望的、落暮的、自嘲的笑声。

  上了车,乔莫伊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虽然于连彬那小子是在骗她,可是看在那对有情人这么可怜的份上,她决定不追究于连彬的欺骗了,至于叶姑娘,她扭过头来,盯着莫泽睿说道:

  “第一张,你们在沙发上,你们接吻了,你和女人接吻的时候就会露出那样色迷迷的表情!”

  乔莫伊觉得恼火极了,她辛苦奔波去查真相,缠着于连彬的同事邻居亲戚问了好久,才查出些许眉目来,可是他倒好,在家里抱着叶姑娘亲嘴。

  莫泽睿恼火地捏住了她的嘴巴,刘畅已经在录音了,看样子是想和众人分享他的囧态去,自从有了乔莫伊,他连带着在刘畅他们面前也没多少威严了。

  “我想过了,我要重开侦探社,我要为广大受男人摧残的折磨的可怜的妇女同胞作主!”

  乔莫伊说得义正言辞,刘畅把车靠了边,推开了车门扬长而去,等一下这两个人是要打架还是要车震都与他无关,他不想被波及到,他还想顶着一张英俊的脸到处去泡美媚呢。乔莫伊不出声了,岁月这么长,十年,或者二十年,她开始长皱纹,而他身边依然有美人无数围绕着,这就是钱的魅力,她不敢说这一辈子永远不会遇到那天,可是她绝对不敢把自己全部精力都放到他的

  莫泽睿和她争论有关工作的事不止一次,可她从未像今天一样沉默过,安静得不像她,可是也正是这样的她让他感觉到,他这一回再也阻止不了她去做她喜欢的事了。

  他也沉默下来,窗外风景慢慢倒退,坐在乌龟上面的两个人都开始有些生气。纪委调查组的人很快过来了,李承民的老婆在这之前已经躺在担架上,在女儿的陪伴下坐上了去美国治病的飞机,叶梓婳和于连彬带着小儿子消失得无影无踪。突然之间变得一无所有李承民在恼怒之下咬出了莫泽睿,污蔑他贿赂自己以得到最近的A工程,纪委调查组的人拿到了他们的标书,拆封之后,个个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文件里装的确实是标书,却是C市乡镇政府旧办公楼办公家俱的竞投标书,

  “标书送错地方了吗?这些人怎么办事的!”莫泽睿的表情有些惊讶,崔处长的表情却有些愤怒,标书是要按程序才能开启的,所以他只提前透露了竞争对手的底价,当莫泽睿在最后一刻送来标书的时候,他也没想到莫泽睿会搞鬼,送来的是假标书

  ,当时也只匆匆看了一下里面的底价,确实低于他告诉莫泽睿的竞争对手的价格,根本没有去看内容。该死的,莫泽睿把他们给耍了!“我怎么可能送钱给他?我们莫氏最近连工资都发不出来,我家连买菜的钱都没有,我天天跑银行,跑得腿都要断了,再说了他和我父亲的关系,你们都知道,一向是水火不容的,我就算想巴结他,也得提

  莫泽睿哭着穷,瞎掰一通,让调查组的人有些哭笑不得,可李承民也拿不出实际的证据来,对他的就调查不了了之。

  莫泽睿走出调查室,乔莫伊正在外面接电话,听到他的声音,扭头看向了他,笑着说道:

  “原来于连彬和叶梓婳去山里支教了,他们捐了一所希望小学,今后都不会回城市里来了。”原来是这样,他们并没有逃到国外去,而是选择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了下来。于连彬从亲生母亲那里听说叶梓婳的存在的时候,也为母亲打抱不平,所以才故意在网上认识了她,可是随着接触渐渐深

  入,他完全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同情并且爱上了叶梓婳,在母亲提出开始报复计划的时候,他和叶梓婳便商量好了,利用李太太,扳垮李承民,获得应有的自由和爱情。

  叶梓婳的儿子长得很像李承民,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于连彬和李承民也没有半毛钱关系,他愿意和叶梓婳一起照顾这个孩子,更愿意和叶梓婳一起拥有自己的孩子。“对不起乔莫伊,我利用了你和莫先生,是我让我的母亲告诉李承民,莫先生手里有李承民犯罪的证据,并且让叶梓婳鼓动崔处长,让崔处长说服李承民,告诉他,把证据偷回来这种事只能让身边最可信的

  人去做,这件事只有叶梓婳才能做得到,你和莫先生成了我们的挡箭牌,我知道这样对你们来说很不公平,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原谅我们。”

  于连彬这样告诉乔莫伊,可是不管是不是利用,她还是要感谢叶梓婳手下留情,没真的把她的男人给扒光按倒。

  “我让他把海龙王的号送给我了,装备那么好,今后我在游戏里想宰了谁就宰了谁。”

  乔莫伊舒了口气,李承民完蛋了,她心里快活极了,下一步,她要去租办公室,再想个响亮的名字。

  莫泽睿心里不爽到了极至,他是堂堂莫氏掌门人,他的老婆却天天在外面抓奸,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哦,我现在有个活儿,你配合一下我吧,顺道你也跟着我学学,免得你这公司破产了,你养不活自己。”

  乔莫伊瞟了他一眼,拿着手机叭啦叭啦地摁着号码,这生意是从赵志那里撬来的,除去各项费用,报酬五千,她誓要将外面养小老婆的男人抓个净光,让这一伟大的事业在她的手里越来越辉煌。

  “那我走了。”不料乔莫伊不仅不理睬他,反而脚下用力,踩了油门一溜烟就跑了,把他一个人留在市纪委空阔阔的大院里,来来往往的人向他投去好奇的目光,有车从他身边经过,他喘气喘得像泡在水里的水牛,他气

  过了十几分钟,她发了一条短信过来,莫泽睿气愤地把手机塞回了口袋,黑着脸拦了车自己往公司赶去。

  可是莫泽睿晚上没能等到乔莫伊,她蹲点捉奸去了,莫泽睿黑着脸一直在屋子里走来晃去,又怕她出事,又气她说做就做的性子,又恼她为毛还不生个娃,又恨她居然一个电话都不打回来。乔莫伊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天亮了,她小心地把相机放到一边,蹑手蹑脚地往浴室里走。她知道莫泽睿肯定现在像个装满了炸药的炸弹,小心应付才行,一定要让他接受现实,自己不可能只围着他转,让他

  他骂得有几分无赖,乔莫伊小声尖叫着,手脚都攀到了他的身上,不服气地吼道:

  “你怎么管得这么多呢,你每天上班去那么多人陪着你,我在家里呆着像傻子,我也要工作的啊,还有,你不觉得我从事的职业有多伟大吧?你怎么这么不支持妇女工作呀?”

  莫泽睿被她的歪理气得发晕,这段日子以来软硬兼施的结局还是她固执地要去抓奸,这让他情何以堪?

  乔莫伊穿着T恤和牛仔七分裤,被他硬生生地剥了下来,莫泽睿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折腾得你爬不起来,我看你去捉奸!

  命中注定了,他真的管不住她,可以想像,未来的岁月里他得多忙,多担心,多悲剧,多苦闷——

  乔莫伊轻飘飘的一句话,又踩到了他的老虎尾巴,又引发了一场争斗,所以在这一天,他们两个谁也没起床。

  不过,打了这两“架”之后的一个月,乔莫伊开始害喜了,第一个孩子的降生,直接导致她第一家独立调查所歇业。

  莫泽睿看着吐得一塌糊涂的乔莫伊心里窃喜不已,可是,手还是假腥腥地去轻拍着她的背,同情地说道:

  乔莫伊抓过了纸巾狠狠擦了嘴,纠结地瞪向了他,她伟大的事业刚起步,就这样被扼杀在无形之中。

  莫泽睿不怕死地说了一句,可是乔莫伊现在能怎么办呢?她闻到了平常最喜欢喝的猪脚汤的香味,居然又开始吐了起来——

  莫天瀚抱孙心切,还没见着孙长啥样,心已经偏向了乔莫伊肚子里装的那个,当下就黑了脸,赶莫泽睿出去。

  莫泽睿又丢了一句,这才神清气爽地出了门。捉奸?伟大的事业?乔莫伊,我才是你伟大的事业!

  可是,莫泽睿的这种得意只维持了几天,乔莫伊居然把调查所和赵志的合并了,接的单转给了赵志,可是自己仍然坐镇调查所,出谋划策不说,有时候居然还亲自上阵——

  澳步小说总有书友们想要的,《华少,前妻不好追》正是其中的一本,一白笔下华明灏林语的故事十分精彩,令人难忘,喜欢这本小说《华少,前妻不好追》的你,可不要错过了本站的在线阅读地址哦!

  又到周六,终于可以好好的放松休息了,来看《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吧,一定能让你度过这个愉快的周末的,作者晨露嫣然笔下的莫泽睿乔莫伊真的是太招人喜欢了,一起来看小说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吧!

  周六在家闲着无聊?快来看看《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吧,晨露嫣然所写的莫泽睿乔莫伊的故事十分精彩,剧情扣人心弦,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真的是周末值得一看的好书,现在快来本站点击阅读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吧。

  小说《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读起来别有一番风味,本书的作者是晨露嫣然,在小说中主人公是莫泽睿乔莫伊,故事情节突兀,却又因为作者前面的伏笔,又使人觉得又在情理之中,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这么好看的小说,快来支持一下吧!

  《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是一本质量颇为不错的小说,由网络知名作家晨露嫣然所写,主人公是莫泽睿乔莫伊,小说内容构思巧妙,通俗易懂,张弛有序,人物刻画传神,一起来看看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的精彩片段吧!

  最近一本小说就这样悄悄的火了起来,小说的名字为《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是由网络作者晨露嫣然所著,小说的主角分别为莫泽睿乔莫伊,《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记录了莫泽睿乔莫伊的故事,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的剧情极佳,让我们不知不觉中沉浸在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的故事里!

  澳步小说总有书友们想要的,《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正是其中的一本,晨露嫣然笔下莫泽睿乔莫伊的故事十分精彩,令人难忘,喜欢这本小说《误入妻途:总裁不请自来》的你,可不要错过了本站的在线阅读地址哦!

  星期六,澳步阅读网倾力推荐小说《周少,你可真好看》,它的作者是蒙火火,主角为周延琛陌西染,不要问我周少,你可真好看为什么这么好看,小说周少,你可真好看就是这么好看,去看你就知道,《周少,你可真好看》会让你欲罢不能。

  又到周六,终于可以好好的放松休息了,来看《周少,你可真好看》吧,一定能让你度过这个愉快的周末的,作者蒙火火笔下的周延琛陌西染真的是太招人喜欢了,一起来看小说周少,你可真好看吧!

  周六在家闲着无聊?快来看看《周少,你可真好看》吧,蒙火火所写的周延琛陌西染的故事十分精彩,剧情扣人心弦,周少,你可真好看真的是周末值得一看的好书,现在快来本站点击阅读周少,你可真好看吧。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香港挂牌彩图| 挂牌玄机图| www.pi398.com| www.90646.com| 一句解一码| 手机报码| 百家精英心水论坛| 香港马会曾道人资料| 00676金光佛高手论坛| www.78814.com| www.2103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