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香港挂牌

曹雪芹浓墨重彩写刘姥姥难道是为了剥去官家儒

更新时间:2019-02-25

这个在弱不禁风的林黛玉口中的“母蝗虫”活脱脱就是供大家耍笑的“活宝”,尤其是那些大观园里的粉黛佳人,没有一个过错刘姥姥报以不屑一顾的取笑,连那些丫鬟婆子都觉得刘姥姥就是一个供老祖宗“贾母”开心的“玩偶”罢了,甚至,标榜出家修行的妙玉都不能将刘姥姥当做芸芸众生中的等同一员,她碰过的茶具都不能带进自己的房间。

初中时,同学们都喜好背着家长借闲书来看,那会儿城市学校不图书室,仿佛也不什么适合初中生看的书,我从本村一个当过多少年民办老师的街坊手里借过一本用牛皮纸包裹严实的繁体《红楼梦》,奈何字都认不全,只是囫囵吞枣地看个热闹罢了。

最近正值寒假,年前打扫卫生时从书柜中拿出《红楼梦》再次翻看,本来是为了打发睡前无聊时光的,不料从中读出了另一番滋味,有一个问题始终围绕在脑海中:作者为什么要浓墨重彩刘姥姥这一角色呢?

本人开始教书后,为了讲好课本节选的《林黛玉进贾府》《葫芦僧乱判葫芦案》章节,又断断续续翻了两遍……

作者:韩世泰

再从篇幅上看,第六回、四十回、四十一回三大整回,以及三十九回后半局部、四十二回前半部分、一百一十三回前半部分、一百一十九回后半部门中,都对刘姥姥这一人物形象进行了浓墨重彩的渲染跟刻画。

而就是这样一个外貌丑陋,目不识丁,毫无见识的乡野村妇,却被作者挥墨如土地细心描绘与渲染。小时候,看到这些章节,只是以为好笑,刘姥姥囧态百出,着实可笑。甚至,有时候还会拿“刘姥姥进大观园”来取笑那些没有见过世面的人。

大学时候,为了应付作业,认认真真又把《红楼梦》翻了一遍,但翻书的目的特别功利,就是为了实现老师部署的功课,写一篇对小说中某一人物形象的论文。

传至于今的《红楼梦》共一百二十回,作为次要人物的刘姥姥在回目上却出现了四次,辨别是: 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第三十九回《村姥姥是信口开合,情哥哥偏刨根问底》,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怡红院劫遇母蝗虫》,第一百一十三回《忏宿冤凤姐托村妪,释旧憾情婢感痴郎》。作者会将一个可有可无的次要人物四次浮现在回目标题中?可见,刘姥姥这一人物有其不可调换的重要性。

(一)从篇幅跟笔墨看,刘姥姥算得上唯一一个浓墨重彩的“次要人物”,她凝固着作者看破世间虚伪的睿智